我们仨

2007年6月17日 | 分类: 小说故事 | 标签:

我是江上.算起来,我,晓卓和暮然.在一起15年了.我和暮然总是手拉着手一起过马路.在汽车按着喇叭穷凶极恶地行驶过来的时候,紧紧握着对方的手,五岁的脸上,稚嫩的坚强和勇敢.我们就这么长成了两个勇敢的女孩子.而晓卓,夸张地咬牙切齿,说我们两个人”臭到百毒不侵”
晓卓是暮然的堂弟.小我们两岁,总是喜欢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于是从五岁到现在,欺负他,是我们玩不厌的游戏.事实上,晓卓已经上高二了,长到1米81,很瘦,把本很臃肿的校服搭配着运动鞋穿得笔挺.
我们知道晓卓是个挺好看的男孩子.”眉清目秀”,但是我和暮然听过女孩子这样形容他的时候,我们就笑到弯了腰.
在我们心里,晓卓一直没有长大,还是拖着鼻涕含着手指跟在我们身后.
“暮然是最臭最不耐人最腻味人的人!”每一年发了新书,我都在她的书上这样写.
“晓卓是臭人!”每一年,暮然也在晓卓的书上这样写.
而我,总是把书藏得很好,本来以为不会被他们找到的时候突然发现晓卓画的奇形怪状的小人.他总说这个就是他,即使在我看书的时候,他也能骂我.
“你们俩带我出去玩!”晓卓在走路不稳的时候就总是坐床指挥.
“不!带!”我和暮然从容地系鞋带,异口同声地表示坚定态度.
“不行!!!你们俩必须带我出去!你们俩背我!两个臭人!你们俩背我!”晓卓说话还不是很清楚.他喜欢把”得”说成”点”,是因为他发不出dei的音.在后来这看似漫长的十五年的时间里,这个习惯一直在我们仨身上延续.当然,又有了新的原因――晓卓总是忘记dei的拼音.所以在收到他发来的短信的时候,就总会觉得他好像一直一直在耳边说话一样.
“你自己走,你有本事自己走呀!”我和暮然站在离床三米远的地方斜着眼睛看他,明知他不行,就是要在气着他的时候突然跑掉.
“我我我会!我有本事!我就是不乐意走!你们俩背我!!!”
“就不!”
晓卓愤怒得小脸通红,眼睛里噙着眼泪,笨拙地摸索鞋子,手忙脚乱地系鞋带.然后从床上跳下来,把手指上的鼻涕蹭在衣服上.还没有迈腿,就被乱七八糟的鞋带绊倒,结结实实地脸冲下摔在地上,大哭起来.
我和暮然像两个小女巫一样疯狂大笑着跑远,晓卓趴在地上,哇哇大哭,我们两个人蹲在远处笑到岔气.
四岁的时候,晓卓开始学钢琴.那么大的一个家伙运到他们家里的时候,我和暮然站在院子里拿着拾到一个硬币给他买的棒棒糖,面面相觑.晓卓对我们说,钢琴是很贵的东西.但是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一点高兴的表情.
我问暮然:”如果你爸爸妈妈花了好多好多钱买东西给你,你会高兴吗?”
暮然摇头:”钢琴又不能吃,这得值多少的棒棒糖啊?”
那个棒棒糖化在了我们的手里,夏天的阳光下,我们听见晓卓家里传出来的断断续续的钢琴声音,我和暮然两个人坐在树阴底下.樱桃棒棒糖是我们最喜欢的,但是没有吃出味道来.
晓卓的菠萝棒棒糖,我们很郑重地把它埋在院子里,希望能长出更多,让晓卓弹琴的时候,从窗子里伸手,就能抓到一个.
我和暮然上了不同的小学.
我们背着各自的新书包坐上不同的公车,隔着两道玻璃很不屑地挥手用口型说再见.暮然的车先开走.我坐在窗口的位置,心里忽然特别的恐惧.我觉得有一个我触摸不到的世界里的声音正在对我说,我们要忙忙碌碌地奔向一片曙光的未来.我们不再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在一起,一如晓卓有了钢琴,就只能可怜巴巴地从窗口伸出头小声地喊我们一样.
我们两个人距离不是很远,放学之后我们会一起走路回家.在晓卓的幼儿园门口,隔着铁栅栏看他.他坐在老师才可以弹的大钢琴前面,可怜巴巴地冲我们眨眼.我们做鬼脸,吐舌头,在晓卓愤怒的涨红了脸的时候大笑着跑掉,我们听见晓卓在心里使劲使劲地骂我们.我们就手拉着手蹲在地上,笑得流出眼泪,我觉得那可能是因为喘不过气.
有很久很久,院子里一直是我们两个人在玩,晓卓总是从窗口偷偷地看我们.被我们发现后又飞快地缩回去.我和暮然总是疯狂大笑:”活该!谁叫你弹臭琴的!你流啦一钢琴的鼻涕都弹不响弹不响弹不响啦!啦啦啦!”
晓卓就愤怒地探出头来:”你们两个臭人!你们不许说我坏话!我是香香的!我是最耐人的!我我我特别喜欢练琴!我嫌弃你们俩我才不跟你们俩玩的!我跟钢琴玩!你们俩不会敲!你们俩听不懂!你们俩妒嫉我!”
“嘿嘿嘿.”我和暮然对晓卓这样的自我安慰报以冷笑.
但是更多的时候,我们总是假装看不见窗户上面晓卓的脸和眼睛.因为暮然的妈妈对我们说,晓卓不喜欢练琴,总是在大声地哭,表示抗议.
晓卓要练好长时间的琴.当我们去找他玩的时候,他妈妈,就是暮然的堂婶总是和气地对我们说:”不行啊,晓卓还没有弹完这首曲子,老师说他至少还要练上五遍.”
我透过门缝看见晓卓的脸,因为生气都皱了起来,眉头拧得紧紧的.烦躁.但是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怎么表达,我只知道,那个表情,就是我妈妈逼着我做完50道数学题,而暮然的爸爸让她吃完盘子里的青椒的样子.
但是晓卓的这首曲子,就再也没有停下来过,时间平静地一点一点地过去,琴,就成了一种长久以来的习惯.我想他可能是喜欢上了那个大家伙,因为他在跟我们玩的短暂的时间里,总会说一些我们听不懂的词.伯辽兹,门德尔松,瓦格纳??????我和暮然总是撇嘴,做出不以为然的样子.
晓卓戴红领巾的时候,我和暮然已经上到三年级.
晓卓高兴地向我们炫耀那块红色的布,我们不屑地做出蔑视的样子.背过身去,却看见彼此的眼睛里,满是赞许和兴奋.
那天暮然的爸爸给我们照相,我们一字排开,穿着不同颜色写着不同字的校服,端正地戴着自己的红领巾,笨拙地咧着嘴露出牙齿.暮然爸爸说,以后每年都要给我们照相,这样如果哪一个人功成名就,或者去了别的地方,拿着照片,就能想起来三个人小时候的样子.
功成名就,我不懂这个词,但是暮然爸爸的样子,仿佛那是一个特别贵重的东西,他攒的钱,马上,还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买到.
我们沿着各自父母希望的方向在成长.
晓卓四年级时候的生日,我们两个人去花鸟鱼虫市场,挑了一只小乌龟送给他.那只小龟,我们起名叫飞飞,小小的玻璃缸里,放上石头和水草.暮然贴了一张纸条:我是龟,我会飞.
那个时候,暮然的字已经写得很好看.
晓卓看见飞飞的时候很欢喜,用手指去逗弄它,飞飞胆怯地把头缩回到壳里.
“你看你臭的!飞飞都不乐意理你!你都把它给熏臭啦!”我们俩讥笑晓卓.
“你们俩才臭啦!你们两个臭人不许说香香的我!”晓卓捧着飞飞,鼻子皱起来,龇牙咧嘴.
那天晚上我们在晓卓家吃了蛋糕,大,而且精致.晓卓的同学也来了许多.我们两个人和飞飞一起,坐在角落的宽大的沙发里,慢慢啃着蛋糕,喝着果汁.看晓卓高兴地笑,高兴地笑.
后来我们一起吹了蜡烛.晓卓郑重地把飞飞也捧到蛋糕前面.”它吃什么啊?”晓卓问我们.
我们两个人都哑口,但是不想在晓卓面前显示出自己无知:”笨人!你怎么这么笨!你自己去琢磨!”
当晓卓的妈妈让他弹一首曲子给大家的时候他乖巧地坐在琴的前面.手指灵活地在琴上跃动.晓卓的琴确实越弹越好了.但是我们两个人相互递了个眼色,溜出了他的家.
我们不喜欢那架钢琴,它夺走了那么多我们和晓卓在一起的时间.
我们就是这么霸道,总是觉得晓卓应该

  1. kaweh
    2007年6月17日21:24

    书上看还好点……这样看着累……

    • viphjw
      2007年6月18日09:25

      你可以放大看

  2. Wǒ→Spide
    2007年6月16日21:24

    太长啦,看不下去啦,咋不写点你和你GF之间的故事呢?

    • viphjw
      2007年6月17日10:58

      我没GF啊,这是转贴

  3. Hui
    2007年6月16日21:03

    这是你写的?
    你啥时候是这文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