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非法网络电话 揭露百亿元电话市场黑洞

2007年1月17日 | 分类: 业界新闻 | 标签:

虽然我们对非法网络电话市场的“繁荣”有所耳闻,而业界专家和分析人士对这一市场漏洞的分析预测已颇让人警觉,但是我们所了解的非法网络电话的现状,还是让我们感到异常震惊.明目张胆的非法生意、电信运营商“内鬼”横行、渠道组织层层渗透,在笔者深入非法网络电话调查过程中,一个非法电话的生意链条渐次清晰,而一个达100亿元的电话市场黑洞也骇然呈现出来.

  “可以同时8部电话向外拨,不分本地或者长途,一律每分钟八分二.”2006年12月26日,在北京市北三环青云当代大厦旁的茶馆,某“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销售经理向记者开出了所谓“最后价码”,八分二,即0.082元人民币.

  就在第二天,我们又通过电话方式联络到湖南长沙某“贸易发展有限公司”,对方答应以更低的“七分四”的价格提供服务,然而,使用这种电话,还需要购买一个接入网关,需要企业能够接入互联网.

  面对面接触

  除了这两家“电话业务批发公司”,我们也找到了其他做相同业务的公司,而随着调查的深入,我们发现,非法电话市场的规模,要远远超出当初预计.

  为了获取第一手资料,了解非法电话市场的真实情况,而不是仅仅通过其他途径“采访获知”,我们假扮成一家“迫切需要低价电话以降低日常运营成本的小型外贸服装批发商”,分别在北京和湖南长沙,有自己的业务地址.根据虚拟公司的业务特性,我们需要长时间、高频率和位于江苏、浙江的上游生产商和批发商联系,同时,在北京和长沙之间,也需要进行频繁联络;另外,还需要有较多面向欧洲南部国家的电话呼叫.

  非法电话业务的销售经理并不认为、或者刻意回避了其公司业务的“非法性”,而是使用更时髦、也更为模糊的称呼“IP电话”.为了让笔者对其提供的电话更放心,他甚至热情地让笔者现场试用电话,以感受“话音质量、接通情况”.“我们提供的网络电话,可以拨打国内所有固定和移动电话,拨叫方式和普通电话无异,同时,如果对方是手机或者来电显示电话,也可以直接显示你们的电话号码.”该销售经理表示,“我们的这套系统,既可以和你们现有的电话绑定,也可以另行采用我们的电话,那样座机费都可以省了.”

  由于“国际电话业务尚未开通”,该销售经理表示,可以帮助笔者联系到另外的“国际业务平台”.再最后,为了确保“使用无虞”,他表示,通过网络查询时,账单会以每分钟0.15元的价格显示结算,而具体的原因,尽管记者一再追问,他表示自己也不清楚,无法说明.笔者质疑私营公司提供的“IP电话”,既和传统固定电话之间如何实现号码互通,又为何没有座机费用时,该经理也不能做出说明,而是含糊地表示,“我们的服务器在南方,通过网络可以接入到中国电信里面,这是有实力人物'罩着'才能做到的事.”

  笔者就此种业务类型,征询了数家开展类似业务的公司,得到的答案也都完全类似:异常便宜的国内长途电话业务,即将开展(但是目前仍然没有开展)国际电话业务.

  于此同时,另一种单向性电话业务,也正在流行.北京某美术创意公司正在使用该种电话业务,该公司位于东四环附近的一栋商住两用楼宇中,“价格是7分钱每分钟,而且每100元钱可以充值150元,特别是对于我们这样的小公司来说,相当划算,而且质量也还行,惟一不足的是它只能打出去、不能接进来.”该公司的拥有者、26岁的总经理小李说.

  小李所提到的这种电话,除了“只能打出、不能打入”之外,还需要在安装时购置“接入网关”,“一个网关700元,可以接4个电话机,也有接8个电话机的,价格是1300元.”他说.笔者试用表明,在拨打手机或来电显示电话时,显示为一系列数字号码,表明该号码属于“虚拟电话”范畴.“向我推销该种电话的公司告诉我,是有人帮他们从网通内部'扯出个端口'来的,这种业务现在可挣钱了.”小李说.

  “除了小型企业之外,'话吧'、街边公用电话,也是我们正在着力发展的主要市场.”张先生告诉笔者.在海淀硅谷电脑市场拥有一个柜台的朱先生如今的主要销售便是尚阳科技的接入网关,“卖设备其实并不怎么挣钱,真正挣钱的卖电话服务.”他说.在张先生处购买尚阳科技的接入网关,最便宜的价格分别可以低至560元(四口)和880元(八口),“我给话吧和公用电话的价格是8分钱/分钟,给企业的是1毛钱/分钟,当然,都还有得谈.”

  “内鬼”众多

  摸底调查的结果推翻了早前判断和专家分析所得到的结论.

  在初步分析中,分析师、专家都表示,和国外电信运营商的合作,是中国地下电话市场迅速膨胀的主要原因:通过互联网连接到国外,寻求落地,然后再通过国际电话业务接入中国电信运营商.然而,我们认为,这种操作手法无法实现如此大的IP电话成本优势,也无法让国际运营商(即使是小型运营商)获取足够大的利润空间,所以可实现程度差.

  而所有调查的结果,方向都直指电信运营商内部,存在“内鬼”已经成为无法回避的现状.笔者辗转联络到中国铁通北京一位经理,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之上,对非法电话的背后运作,有了更为清晰的了解.

  “在内部私自开放接入端口,现象已经很严重,而且在中国联通、中国铁通内部,这种情况甚至比电信、网通更为严重.”他说.根据他的介绍,运营商网络设备维护部门的技术人员,很大程度上是非法电话得以猖獗的保护伞,“技术人员不仅懂得技术、更善于将开放端口设定得更为隐蔽,同时他们也属于管理人员,监守自盗起来也较为容易.这已经成为我们开展正规电话业务销售工作需要面临的最大挑战.”尽管电信运营商内部,对私开端口有明确的禁止条令,但是往往在处罚规定的执行上“又很难操作”,所以会有越来越多的技术人员,选择以此为“新的生财之道”.

  “掌握一定技术手段和技术权力的人,会在'外面'拥有一部分的公司股权,而后偷偷开放端口、提供接入,即使一个端口被发现后关闭了,也能够在不长时间里开放其他的可用端口.”他说.换言之,“技术腐败”正在运营商技术部门内滋生、并迅速成长.

  我们的调查显示,往往这一类“技术腐败”会寻求通过异地方式执行.例如北京地区从事该类非法电话业务的公司,往往服务器架设在外地某城市,再通过当地 IDC,接入到第三个城市,再接入到运营商的语音网关,“也有一些不成熟的人铤而走险,不走第三步,而直接将服务器本地接入到语音网关,只是这样风险大一些而已.”他说.

  由于运营商在计费系统上执行的是“固定电话被叫免费”、“移动电话接听由移动运营商自行计费”的模式,这使得非法电话在跨运营商呼叫时,容易被忽略并且被追踪.“最大投入是一个端口、一台服务器,而产出则是纯利润,如此高的回报率,自然吸引人.”这位经理说.而由此产生的电信设备维护、电话线路维护,已经全部转嫁给电信运营商,而这些对于这些公司来说,既属于“隐性成本”,也属于“无效成本”,根本可以忽略不计.“最为严峻的问题是,如此的现实虽然正在发生,并且愈演愈烈,却几乎没有人管,除了中国移动,其他的运营商的网络中,都大量存在这样的情况,北京的情况好一点,但是也已经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