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青年报:互联网已成网民不良情绪发泄场

2007年1月9日 | 分类: 业界新闻 | 标签: ,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化,社会转型的加剧,社会各阶层贫富差距的扩大和利益分配的不平衡,人们似乎越来越 多地出现了消极和抵触心理.”《小康》杂志这样解读他们前不久刚刚完成的2006年“快乐指数”.这项共有两万多人参与的网络调查显示,国人目前的“快乐指数”为79.3分,略高于去年的78.1分.

“你看这个!”韩蕴说着,点开了电脑屏幕上一条新闻报道后的“评论”——这是1月4日一家门户网站转载的关于某研究中心预测“2007年物价将继续保持低位良性增长”的消息.“完全是为涨价造势!”“还好意思发表这种言论,我看了个标题就来骂了!”数百条跟帖,几乎清一色这种论调.

“确实如此,网络上充满了谩骂和发泄式的语言暴力.要是有人站出来稍微发表点儿不同看法,肯定得被板砖活活拍死.”每天都要在网上泡七八个小时的韩蕴对此特别有感触,“很多时候,这种情绪已经影响到人们的理性分析和正常判断了.”

社会学家表示,这种情况令人深思.我国政治经济状况不断好转,人们的生活水平也在提高,甚至迎来了空前的超长发展周期,国内生产总值连续4年以两位数增长;民主法制建设在艰难进行,不少地方引入公共政策参与机制,让大家的意见能够进入政府管理序列.一切似乎都在有条不紊地发展着.可是,网民们的不满却是那样的强烈和真实,即便是一种不良情绪,也足以代表我们社会的某个方面出现了问题.毕竟,虚拟的网络反映的是真实的世界.

《小康》杂志的调查发现,影响人们“快乐”的最主要原因是“社会不公平,社会底层民众的愿望不能实现”以及“社会贫富收入差距悬殊导致的心理不平衡”.而在近日中国社科院发布的“2006年中国社会心态调查报告”中,“压力大”、“不平衡”、“安全感差”、“满意度低”等,成为描述现阶段公众心态的最常用词汇.

这份对全国28个省区市7063个家庭进行的问卷调查称,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的同时,普通百姓感觉到的生活压力却普遍加大,特别是在住房、医疗、教育等方面反应强烈.同时,对食品安全的担心和对政府工作的不满意,则削弱了他们的幸福感.

根据社科院调查,老百姓遇到最多、感觉最大的生活压力来自经济方面.尽管中国经济在高歌猛进,但这似乎不能缓解普通人的真实困境.在过去一年里,一些城乡居民不得不面对“家庭收入低,日常生活困难”、“医疗支出大,无法承受”、“住房条件差,建/买不起房”等诸多问题.这些问题反映在网络上的表现,就是为数不少的网民集体宣泄.

有人把希望寄于政府这只“看得见的手”,可是政府的责任似乎永远大于它的能力.上述调查显示,人们对政府的工作并不都满意,尤其是对社会保障方面意见最多,其次是医疗卫生服务.这很容易理解——中国社会仍处在转型期,旧有的保障体系分崩离析,新的保障网络还没有形成,民众不得不靠一己之力面对生活中的种种风险和不幸.这肯定不是一个令人高兴的事儿,也是不少人感觉不好的重要原因.

尽管老百姓对很多方面的矛盾冲突都有深刻感受,但是在化解策略上,他们大多数情况下选择了“消极忍耐”.社科院调查显示,在遇到“学校乱收费”、“政府有关部门乱收费”、“工作环境恶劣”、“老板/经理管理粗暴”等情况时,受访者选择最多的是“无可奈何、只好忍了”或者“没有采用任何办法”.他们既不去疏通沟通或者向上级部门诉求,也不诉诸法律或者反抗.然而,这并不意味着人们心中的不满消失了.从互联网上的情况来看,它只是在第一时间被压抑了下来,一旦找到出口就会喷发出来.

天津社科院教授潘允康认为,这些不和谐因素是社会转型的过程必然要遇到的,必须通过实现“公平”来消除.“我们应该最大限度地实现机会平等,使人们有平等的机会接受教育、劳动就业、参与竞争、发财致富、享受社会福利、参与社会生活等.”他说,从社会心理上来看,平等的机会比平等的结果更为重要.

“以按需分配为基本原则的各种社会保障制度是十分重要的.”他认为,尽快完善各种社会保障制度,加大社会保障力度,向广大人民群众提供实实在在的劳动就业、养老、医疗、生育、工伤等方面的社会保障,会大大增加社会生活的安全感和公平感,化解社会矛盾和问题.完善社会保障制度,建设福利社会是实现社会公平的基础,是使社会全体成员(大多数成员)受益的机制,是社会正义的体现,也能增强人们对社会的信心,增加对社会差别和差异的容忍度,缓解不公平带来的负面情绪

目前还没有任何评论.